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
百城故事丨盐城改革开放40年:东方神鹿启示录添加时间:2018-10-10
 

【划重点】

摄影师孙华金每年要在大丰待上至少200天,为了就是跟拍野生麋鹿和湿地生物。

这几天,他逢人便兴奋地说,“前些日子,我在拍摄过程中发现一个种群居然有80多头新生麋鹿,这太鼓舞人心了。”

这是这位生态摄影师最高兴的时候。

拥有海岸线580多公里、滩涂45万公顷的江苏盐城沿海地区,分布着两个国际重要湿地:盐城沿海滩涂湿地、大丰麋鹿自然保护区湿地。

而大丰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目前是世界上占地面积最大、野生麋鹿种群数量最多,并拥有最大麋鹿基因库的自然保护区。

官方的评价是:“它的存在为盐城的生态,甚至是全省的生态作出了重大贡献”。

1、和国运相连的麋鹿命运

“麋鹿的命运,某种程度上来说,和我们的国运息息相关。”孙大明说,他现在是盐城大丰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主任,因为工作的出色,他身上的职务还包括盐城市政协副主席、九三学社盐城市主委。

1865年,法国博物学家阿芒·大卫无意中发现了北京南海子中幸存的麋鹿,坊间传说他以20两纹银买通猎苑守卒,弄到了两张麋鹿皮和一副头骨——洋人们兴奋地宣布,这属于从未发现的鹿科新种,从此,麋鹿“大卫鹿”的名字蜚声海外。

不过谁也没有想到三十五年后八国联军侵华,会让在中国大地上栖息生活了几百万年的麋鹿从此在中国彻底消失。

1900年,八国联军攻入北京,西方列强将南海子麋鹿劫杀一空,因其珍贵稀有,麋鹿被高价卖向海外,而在颠沛流离中,不少麋鹿因没有饲养管理技术而死于非命。

“这个时候麋鹿的种群可以说是濒临灭绝了,反正在中国是已经没有了,全世界只有英国还有。”孙大明说。

时光又过了大半个世纪到了1986年,此时已经改革开放的中国正在和世界恢复联系。麋鹿这种源自中国的珍奇动物,成为了世界和中国交流的的最佳桥梁——就像当年著名的乒乓外交一样。

这一年,在英国政府的协调下,世界自然基金会从英国伦敦动物学会7家动物园和公园挑选了39头麋鹿赠送给中国。而此前,中国的专家们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寻找放养基地,盐城大丰因拥有辽阔的海岸型湿地而最终入选。

孙大明清楚地记得1986年8月13日,一架装有麋鹿的大型运输机降落在上海虹桥机场,8辆大卡车早已等候多时,第二天天一亮,车队抵达长江汽渡,装运麋鹿的渡轮拉响了汽笛。

“当时还来了外国专家,我作为翻译同吃同住同考察,在这里住了大半年。”在孙大明的回忆中,当初这里还远远谈不上保护区,“那时候就是一个养鹿场,条件很艰苦。”

2、从39到4556的麋鹿繁衍之路

在引进了麋鹿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大丰这个基地更多的是被当做科研基地。

在前面的二十多年时间里,孙大明和他的同事们基本像是在“荒野求生”这样的环境里渡过,但他们和大多数的创业一样,从来没有怨言,事实上,这些60后们所接受的教育也告诉他们,当国家需要他们奉献的时候,义不容辞是唯一的回答。

“经过这些年,我们这里麋鹿种群已从最初的39头增加到了4556多头,其中野生麋鹿近1000头,已成为世界上数量最多、基因库最丰富的野生麋鹿种群。”

野放,是大丰麋鹿自然保护区为拯救濒危物种进行的成功尝试,也是检验大丰麋鹿自然保护区湿地生态环境的试金石。1998年、2002年、2003和2006年,保护区曾成功举行四次麋鹿野放试验,麋鹿很快适应了野外环境,并在野外出现了子三代,结束了全球千年以来无完全野生麋鹿群的历史。麋鹿野生放养取得初步成功后,按照业务主管部门和专家建议,麋鹿保护区近年来有麋鹿种群管理计划对野外种群进行了调节补充,不断优化野外种群结构,确保了野外麋鹿种群健康稳定发展。

保护区采取了扩大栖息地面积、人工疏散麋鹿种群、异地寄养等方式,减少麋鹿种群密度。同时,积极争取国家林业局湿地保护项目及亚行贷款项目,对麋鹿生境进行修复。2014年,保护区利用亚行项目,不断优化麋鹿饮水系统,疏浚麋鹿生境水系,确保麋鹿生理用水和生活用水安全。

通过实施麋鹿自然保护区湿地和大丰林场滨海湿地保护项目,大丰开展了滨海湿地生态防护林抚育、麋鹿栖息地湿地生境修复与保护、生物多样性监测与研究等工程。以此为基础,大丰区编制了湿地保护工程实施规划,全区自然湿地保护率由2012年的32.82%提高到2015年的43.8%。

核心保护区实现封闭管理,就是保护麋鹿。孙大明介绍,麋鹿保护区从建立到现在,湿地的生态系统日趋完整,生物圈逐年扩大,生物量不断上升。

现在这里,除了麋鹿还栖息着丹顶鹤、东方白鹳、白尾海雕、牙獐、豹猫等400多个动物家族,蓬勃生长着近500种海边植物,其中国家一、二级保护动物41种。

3、超越麋鹿保护的盐城路径

东方神鹿在大丰获得了种群的栖息和繁衍,但这一定不是这三十多年里,麋鹿“落户”当地后,给大丰甚至盐城带来的变化。

“更多的是人与动物,或者人与自然如何共生共存的观念改变。”孙大明说。

事实上在最初,当麋鹿在繁衍时,老百姓从一开始的好奇,到最后都“一肚子的牢骚”。

原因在于,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,大丰麋鹿保护基地里麋鹿的数量发展迅猛,占地面积也不断扩大,经常出现麋鹿糟蹋农作物的情况,但是因为麋鹿是世界珍惜动物,老百姓只能自认吃亏。

“一户农民两亩地的农作物眼看要收获,却被麋鹿等野生动物毁坏,这笔赔偿怎么算?每年这种事情要发生二三十起之多。”作为省人大代表的孙大明就提出过“保护生态环境,完善生态补偿机制”的问题。

“目前省财政有补偿资金,但是没有配套的细化政策,很多问题得不到解决。”孙大明介绍,盐城从南边的东台到北边的响水,均有地域在自然保护区范围内,这里的各项建设和耕种标准都比其他地区高得多。

有没有办法解决?事实上,大丰麋鹿的存在,也让当地“因地制宜”,打起了旅游牌。比如今年“2018中国·大丰麋鹿生态旅游季”活动就为期3个月,将举办第五届荷兰花海郁金香文化月、第三届郁金香音乐节、恒北梨花文化节、中华麋鹿园鹿王争霸赛、上海知青农场向日葵之旅、梅花湾春季之旅、东方桃花洲油桃采摘节等系列精彩活动,推出5条精品旅游线路,满足游客不同层次需求。

“当地的农民,搞起了副业,比如开个农家乐,生意都很好。”早在2010年,大丰就在全省率先成立旅委会,统筹全区资源和力量,推进旅游发展的氛围。前几年,在跻身国家首批创建“全域旅游示范区”后,大丰立足全域旅游理念,利用户外电子屏、道旗、社区宣传栏等平台加强理念普及,营造浓厚的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氛围。

大打旅游牌的目的就是希望深挖资源禀赋和生态优势,铸就富民绿水青山,“让老百姓明白,我们保护了环境保护生态,就不要发展了,”孙大明说,“不是的,我们反而要利用生态环境,走致富路。”

“大丰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我市重要的生态资源和生态品牌。”就在今年6月份,盐城市委主要领导亲自主持召开了麋鹿种群及其栖息地管理研讨会,随后盐城第七届市委六次全会召开,在这次市委全会上,盐城首次提出“两海两绿”发展路径。其中“两绿”是指“绿色转型,绿色跨越”。

“这也是盐城站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历史坐标上,依据自身的区位优势、资源禀赋等现实条件,致力于在未来实现新一轮腾飞而构筑的新战略和新路径。”在当天的大会上,盐城市委主要领导在会上表态,这是新时期下的“盐城方案”和“盐城路径”。

《百城故事》系列策划:张艺竞、郑德荃

主笔:陶魏斌

摄影:孙华金、蔡敦昊